YuriaN_

抱着吉他无所事事的夏日系懒人

镰月物语【原创/半架空/东幻】

起始

「你打算怎么办?」
「我再考虑一下吧。」天守双手扣在一起平放在办公桌的桌面上,摆出他一贯的思考姿势。
「请您尽快考虑清楚。」未咲重重地叹气,「人造武器,这种见不得光的东西不能出现在世人面前。我们必须得……」
「不行。」天守冷峻的眉头紧皱着,仿佛那其中夹着无数不可言说的隐情。
未咲试图收敛自己的情绪,解释道:「但是我们想压下这件事,就只有让『他』……」
「停下。」天守再一次打断了未咲的话,「这不太可行,至少我不能这么做。」
未咲的怒火也终于爆发:「源天守!你以为这是在跟你开玩笑吗?你想让无辜的人为你丧命?」
天守的瞳孔骤缩,但只是一瞬间,他就恢复了严肃而不近人情的模样,好像刚才眼中一闪而过的光只是被晃了眼一样。他沉默地看着未咲发红的眼眶,半晌,挥了挥手。
「冷静下来了就走吧。」
「源天守!」
「我不会轻易放『他』出来的,你走吧。」
未咲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着面不改色的天守,攥紧了拳头,接着头也不回地甩门而去。
天守把转椅转向身后的窗户,有些痛苦地捏住扶手,直到指骨泛白。
【笔者的话:这是最后能保护『他』的方法了。】

三行情书

我曾以为我喜欢的是青春
多年后才明白
喜欢的不过是你

神·迷迹【逆光43号】

「执法之独角。」


所有战争都结束了,三界远离了硝烟重归宁静,一切又正常地发展。那些血与泪的过往被掩埋,只剩下一片安然与神圣。
静得可怕。
漂浮在王城上空的烟尘渐渐消散。
流迦坐在神殿的巨大天台上,那是三界的最高点,但风并不大,只能无力地吹起他额前的几缕碎发。
眼睛微微有些失神。
他的目光聚焦在指尖上,是苍白的颜色。流迦将手翻来覆去地凝视,仿佛能看出一朵花似的,看修长的手指褪去血色,褪去生命力,从千年前的纤细模样变得骨节分明。圆润的指甲本应是浅浅的粉红,此时却和雪一样色彩,好像成了单调的平面。
无不是时间造的孽。
他想笑,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,只是凭空地以为所有人都死了,面容安详地闭上眼睛,慢慢地失去对外界的感知。
没有泪水,也没有鲜血。
这种死去的方法,真是可笑呢。
笑不出来,要怎么办呢。
为什么会从眼眶里涌出泪水呢?
流迦忽然觉得身体没了力气,骨架已经无法支撑起肌肉。
失去体温了。
扯了扯嘴角,终是没有力量去念出那个名字。
光滑的大理石地面,白色的神殿,躺倒在地上的人影。
这里并不冷。
只是到了深秋,他觉得有点凉。
『执法者……』
『执法之独角……』
【引子·执法之独角·完】

周泽楷,你一直是我的荣耀。